他们如何歌颂你的功绩
又如何谩骂你的过失
皆已随伦敦的西风而去
只愿你暖阳里真挚的祷告为主所聆听
请让我们再看到你捧杯的笑容吧

“但远远仰慕着他,我就心满意足了
But it pleases me to admire him from a distance
一想到他的优秀超凡脱俗,睥睨众生
To think of his infinite superiority to all the rest of the world
我是满心感激 惊叹与崇敬
with gratitude wonder and respect”

(以下胡话一句:在最痛苦的日子里等待他的时代到来

私心选了一张最心水的图

“他的眼睛很漂亮,
漂亮到
仿佛可以从中看到日月星辰山川河流,
可以看到白驹过隙星移斗转,
可以看到那些我错失掉的所有岁月。”

💙

“We only focus on ourselves.
    We know our path.”
  白色衣袂翻飞于不莱梅的绿茵上,勤勉奔跑而挥洒的汗水从稚气未脱的面庞滑落,那个在鲁尔区成长的少年初绽光芒。
  2010年,他踏上了梦里忽近忽远的伯纳乌球场,随银河战舰开启全新的征程。三年,他用问鼎欧洲的助攻数向那些冷嘲热讽的傻瓜开火。从腼腆地与世界足球先生握手拥抱到绕场狂奔,享受万人拥戴,他却不曾骄纵,温润依旧。
  2013年,转战英超,初来乍到的他被诟病懒散羸弱,被质疑不值得教授罕见的大手笔,伤病的痛楚更是雪上加霜。他倔强不肯妥协,...

© 衍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